鲜虾烧麦

有情人终成扣肉.

【原创】6:00 am(萨路)

因为粮太少而在实习期间自割腿肉……很久没写文了,大家就将就地吃吃肉吧……
我是all路党本来是想写罗和路飞,但是二哥太帅了所以就变成了萨博和路飞的故事!
设定是高中生的路飞(18岁!)和大学毕业的萨博(虽然看不太出来……)在一个美好的早上晨(纯)爱的故事,加上了个人的恶趣味想听路飞叫萨博亲爱的(我知道会有点OOC),不能接受的话记得点叉哦。
下一篇可能会写罗和路飞吧,大概嗯。


AO3:点我上小轿车


【影日】Mistletoe(2)


两个大男孩因为不好意思直视对方的脸,一路扭扭捏捏地走到了麦当劳决定解决掉晚饭。

 

当日向端着餐盘坐在影山旁边的软椅上时,他才发现彼此之间充斥着他尽量避免却又无法避免的尴尬。两个人此刻正从未有过的乖巧地坐在玻璃窗前的位置上,安静地看着自己的汉堡。

 

“你……不吃吗?”影山率先拿起一根薯条,迅速地瞄了一眼日向。

 

“吃啊……哈哈。”说完日向飞快地拆开汉堡的包装纸,塞了一大口。他不停咀嚼着,脑子里想着刚才在等餐时偷偷用手机搜索的‘如何打破僵局的100条准则’。想着想着他看向了玻璃窗,外面有行走的路人、圣诞树、派发传单的女生以及倒映着的影山的脸。

 

影山一边不知道低头在看些什么,一边吃着薯条。日向可以从玻璃上清晰地看到他的手指,那是能发出他最喜欢的托球的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还有总是对自己恶言相向的嘴,和微微吐出的舌头。接吻的话,他的舌头会伸进来吗?他的牙齿会啃咬自己的嘴唇吗?日向无法阻止自己越来越深入的臆想,于是狠狠吸了口可乐希望能降下脸上重新上升的温度。

 

影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面倒映着日向的下巴、颈脖和一部分侧脸。能看到对方扑闪的睫毛和小巧的鼻子。他的视线描画着日向下颌的曲线到纤细的脖子再到微露出的锁骨,一直隐没在碍事的运动外套里。那个不明显甚至在他眼里有些可爱的喉结正上下滚动着,将冰冷的可乐传输到他的血液里,化作炙热的无法言喻的欲望。

 

“啊!下雪了!”日向兴奋地指着窗外,拍打着影山的肩膀。

 

“嗯。”看着缓缓落下的雪花,影山应了一句。

 

“真是难得哈哈。”日向尴尬的笑了笑,为寻找话题的失败而苦恼。

 

 

 

“最后西谷前辈说……”从麦当劳出来一路寻找着话题的日向被突然停下脚步的影山打断。“怎么了?”

 

站在这颗巨大的圣诞树下,脚边是融化的雪水。树上的彩灯,恼人的音乐,日向不停歇的说话声加重了影山的焦灼。

 

影山转过身看着他,“现在可以告诉我答案了吗?”

 

“……”日向陷入了沉默,他可悲地发现之前绞尽脑汁精心准备好的推辞和拒绝,在这个时候完全说不出口。日向在心中纳闷,影山的问题明明那么简单,为什么自己却找不准答案。

 

他开始回忆起与影山的日常。一起去学校、打排球、一起回家一起吃肉包子,现在出来约个会。好像和情侣也没有什么区别啊!其实不是不知道答案是什么,只是不愿意承认,承认也许自己比影山更早喜欢对方。‘为什么不能早点发现呢?’

 

“喂!混蛋影山,你把耳朵凑过来。”日向对着影山勾了勾手指。努力垫着脚,在影山的耳边说出了答案。

 

在答案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影山用力地抱住了日向。那是一个无比温暖无比柔软的拥抱,带着外套之间摩擦的窸窣声和融化于彼此心头的鼻息声。

 

日向红着脸轻轻拍了拍影山的背,“抱歉让你久等啦。”

 

“你这个呆子。”影山将头埋在日向的肩颈间。那些在他看来永无止境的等待和沉默终于换来了他想要的结果。

 

“那你以后不可以再揪我头发哦!”日向气鼓鼓地看向影山。

 

“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喜欢我。”

 

“我反呜呜呜……”悔字还没说出口,日向的嘴就被影山的手给捏住封死。

 

“而我也瞎了眼喜欢你。”影山对着这个被他捏得像只小鸭子的小可爱笑了笑。

 

‘行吧,看你长得帅原谅你!’日向瞪了影山一眼。

 

 

最后两个人在电车里睡得东倒西歪,成功睡过了站。槲寄生被妆点在车窗上,圈住了这对傻瓜情侣的倒影。


————————————————

知道为什么现在才更吗?

因为懒啊哈哈哈哈……

【影日】Mistletoe (1)

吃完粮后开始自割腿肉……

小甜饼一枚,讲的大概是互相对对方心动的二人

虽然已经到了新的一年但是还是想写圣诞! 

有后续但是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写(嘿嘿)

单引号内是两人的内心吐槽哦




平时放学后还算热闹的学校在今天这个时段安静的不得了。连排球部都只剩下了西谷和日向两个人在球场练习。


练习完三两下换好衣服的西谷拍了拍日向的肩膀,“先走咯翔阳,先祝你节日快乐。”。关的严严实实的门被打开,冷风呼啸地灌了进来。

 

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日向吸着鼻子向前辈道别。“谢谢西谷前辈,门我来锁就好。”


“对了翔阳”西谷突然又从门外探进了头。“明天乌养教练难得请客吃烤肉哦,要来吗?”


“啊……那个……呃……我明天还有点事。”正收拾着书包的日向听到前辈问话差点没把手中的运动水壶打翻。

 

“这样啊,那只能下次……”似乎西谷还想多说几句却被突然打来的电话给打断了。

 

日向关上了虚掩着的门,靠在门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啊。’




 手机不停地开开合合,日向反复确认手机中的日历,25这个数字被红色醒目的标签标出,提醒着他明天是什么日子。

 

“明天就是圣诞节啊!!!!”他崩溃地倒向柔软的床“谁来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哥哥吵死了!”从客厅里传来妹妹小夏的怒吼。 对疼爱的妹妹置之不理,他缩进被窝里在床上烦躁地滚来滚去。男子高中生的烦恼除了怕工口书被妈妈看到就只剩下恋爱了吧。

 

日向的烦恼在于一直被他当成搭档的好朋友突然有一天向他告白了(并且希望他能给出回复)。耗尽了无数个推迟的借口,编造了数不尽的理由,他自己也忍受不了两人最近诡异又尴尬的气氛,终于打算选定一个日子回复对方。而就在他打开line界面的同时,那个只知道打排球和打他的搭档居然邀请他圣诞节一起去东京买球鞋。 


如此拙劣的借口连日向翔阳都能识破。在圣诞节这种与情人节无异的节日,两个人走在街上,不,走在东京繁华浪漫的街上,去到处都是情侣的百货公司里买球鞋?即使自己神经大条也无法忽视他的搭档影山飞雄的真正意图——站在众人的目光之下他就不好意思拒绝影山。 


明明知道这是一场阴谋,明明知道不该答应的,可是在日向看到影山发来的信息中那个企图让自己心软的颜文字后,他还是答应了。(当然一半是因为想到说了不去后影山的可怕表情……)


 明天就要给出答复,而现在的日向翔阳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在他狭小的只知道排球的脑海中,正无限循环着那个困扰了千万少女的问题。


 ‘我到底喜不喜欢影山啊?’ 


静静的房间里只有床头的闹钟正咔哒咔哒努力走着。 



东京 


影山飞雄站在车站出口巨大的圣诞树下,焦躁地盯着商场LED 屏幕上的电子钟。和他约定好的人已经迟到了将近1个小时,在这期间周围嬉笑的情侣对他投向怜悯的目光让他愈加不爽。

 

日向远远就看见那个在一堆粉红泡泡氛围中散发黑色气场的人。“抱歉影山,我来晚了。”他喘着气跑向他的搭档。


 “你还知道来啊,呆子。”影山皱起眉一脸凶恶地瞪着他。 


‘呜哇……影山看上去超可怕。’日向害怕地后退两步。因为昨晚一直想着要如何答复而没睡好,出门前又纠结穿哪件衣服,等他意识过来电车已经开走好几班了。


 “摆……摆出这种表情的人怎么会有人喜欢。”他揪着嘴在一旁小声嘀咕。


 “哈?你再说一遍?”影山嘴角裂开一个可怕的弧度,用手狠狠揪着日向的头发。


 “好痛!我什……什么都没说啊!”日向用力掰着影山的手“头要秃了!”。

 

“听不见,给我好好道歉。”影山拽着这颗橙色的头向商场走去。 


无视行人的目光,日向开始狗腿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影山大人!对不起嘛!” 


从商场空中垂坠下来的雪花吊饰和红鼻子麋鹿模型,到无处不在的槲寄生和铃铛都让日向翔阳这个乡下人惊叹不已,他恨不得绕着商场跑个五圈。影山一把拎住那个兴奋地到处乱跑大喊大叫的身影,两人终于走进了这家因为一路打打闹闹而错过n 次的运动品牌店。 


面对这一面由排球运动鞋组成的墙壁,日向眼睛里pikapika 直冒光。 “这双是新款吧,真的可以直接拿吗?”他拿起一双红白相间的鞋兴奋地望着影山。


 “你之前穿的那双不是已经坏了吗。”影山有点脸红地看着那张裹在围巾里鼻头红红显得愈发可爱的脸。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这个牌子的东西都很贵诶。”将鞋放回架子上,日向狐疑又难以置信地看向影山。“你不会背着我和前辈们去干了什么违法勾当吧!我会第一个举报你哦!” 


影山被他气得头疼,咬牙切齿地说:“之前有去打工。” 


日向一脸‘真的吗?没在骗我吧?’的表情。“算了,鞋子下次和妈妈一起买好了。”

 

“不……不行必须买这一双!”听见对方说不要鞋的影山一不小心喊出了声。 


“诶?为什么啊?”因为家里已经买了双蓝白色的情侣款这种事影山飞雄怎么好意思说。


 “比起鞋子,我有更想要的东西,所以走吧。”说完日向拉着影山的手腕走出了店铺。


 “什么东西?”影山想了想自己存下的零花钱和最近打工的工资,紧张地咽了咽口。‘买不起的话向前辈们先借点吧。’ 


日向停下脚步笑着回头,“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影山的托球啊。” 


“……”对方笑的眯起的琥珀色眼睛,被暖气闷红的脸颊,甚至那张总是对他恶言相向的嘴巴,他都觉得无可救药的可爱。‘为什么会这么可爱呢?’


 “喂!影山你没事吧脸很红诶!不会是发烧了吧!”日向慌张地绕着影山转,不时踮脚用手摸摸影山的额头。“好像更红了啊!你等等我去叫救护车啊!!”


 ‘这个呆子!!!!!’缓过劲来的影山按住贴在他额头上的手,弯腰认真看着对方倒映着自己的眼眸。


 “日向傻瓜,我没事。” 


炽热的呼吸温柔地拍打在日向的脸上,周围包裹着薄荷沐浴露的味道,空气中微小的纤维缓缓落在影山的睫毛上,他用余光可以看到那张形状好看有些干燥又好像很柔软的唇。不知道为什么时空好像放慢了脚步,只有商场广播里的圣诞歌不停唱着“I give you my heart”的歌词,附近的景物人群都渐渐消散,他的眼里只剩一个人。 日向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


 ‘但是我有事啊,混蛋影山!’

影日的粮都要吃完了……再这样下去是要自割腿肉啊。